登录账号 ACCOUNT
看不清换一张
尊敬的 侯志文 女士:下午好! 欢迎进入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培训中心 登录次数:272 次 上次登录时间:2015/09/04
Insert title here
业务专栏 SERVICE
Insert title here
国际培训 Training notification

首页 > 交流园地 > 国际培训

痛并快乐着的英国报业+——英国纸媒转型一瞥

2015年11月30日

江南晚报社党委书记、总编辑,高级记者 马汉清

在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中国传媒中心上课的第一天,《卫报》专栏作家、广播顾问、索尔福德大学新闻与政策传播学院客座教授史蒂文·休利特在上首节课时一开口就说:你们来得正是时候,赶上英国报业发展的重要时刻:调查世界经济报窃听丑闻,由此引发质疑媒体道德,引起全社会的关注;经营几百年的报纸地位正在下降,在电视、广播播出媒体和互联网的冲击之下,所有印到报纸上的信息已经不能称之为新闻了,媒体竞争到了白炽化的程度。

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组织的《媒介融合和数字化未来》——“对话英国报业”中国平面媒体管理人员高级研修班,201310月底至11月中旬在伦敦举行。除在课堂听课,在英期间学员们还先后访问了Times报业集团、泰晤士报、每日电讯报、每日邮报、伦敦晚旗报、Glasgow University大学新闻传播专业和世界上最大的报纸印刷厂——新闻集团印刷厂等报社、新闻院校和报纸生产企业。在现场听取英国报业同行谈在新媒体时代报纸生存发展的甘苦和经验,更让人感同身受。英国同行对中国的报业发展现状也很感兴趣,课主任尼尔·沃利斯在开学仪式上强调,来讲课的老师不仅是讲课,更希望得到互动,英国同行也想了解中国报业在网络时代的探索和思考。

转型中的英国报业状态,可借用“痛并快乐着”这句话来描绘。由世界经济报窃听丑闻引发了有关报纸职业道德和监管约束的论争,有人质疑报纸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现状,有人要求政府如同监管播出媒体一样监管平面媒体,从舆论上动摇了1695年以来英国报纸没有任何监管的历史沿袭,改变报纸是自由新闻媒体一贯的角色定位。也有人担心,如果报纸失去自由,政府就会失去监督,像议员报销案这样的内幕新闻媒体就无法披露。在欲取消报纸自由媒体扮演角色的阴霾下,让英国报人能感欣慰的是英国报纸在数字化过程中,优于世界各国纸媒现状、较成功的新老媒体融合,足以让人看到平面媒体在网络媒体时代生存的一片晴朗。在英期间,所有接触到的与媒体有关的人士,除一名发布媒体行业咨询行情机构的高级分析师对报纸未来不抱希望,认为报纸最多还有5年寿命外,其余所有人都表示出对英国报纸的发展未来充满乐观情绪。尼尔·沃利斯称:其实报纸还是很强大的,纸媒还有生命力的,结论不要下得太早。

归纳大多数英国同行的乐观因素,不外乎主要来自于这几方面:

具有建立于数量众多的阅读国民基础上的读报人群和长久的读报习惯。 英国是现代报纸发源地之一, 百余年来养成的阅读习惯让英国人在网络时代也不忘读报。虽然新媒体对报纸形成较大冲击,28%的18-24岁年轻人说自己在过去一年没读过报纸,57%的年轻人说自己在过去一年只在网上看新闻,1/3的30岁以下年轻人说自己通过社交媒体了解新闻,但长期以来形成的读报氛围特别是在中老年人群中仍是浓烈。英国仍是世界上报纸人均拥有量最高的国家之一,英国报纸日发行量仍相当可观:新闻集团3408501份,联合报业集团2117030份,三一镜报集团1202382份,北方和壳牌1458761份,巴克莱兄弟658172份,皮尔森389681份,卫报媒体集团273384份,独立报业集团350812份。

在乘坐地铁、火车等公共交通工具时,阅读报纸是英国上下班高峰时在车厢和车站常见的景象。报纸的零售大都是通过超市、书店以及24小时的小杂货铺售卖,地铁和火车站每天还有大量的免费报纸,上班族很方便就能买到和取到各种报纸。几乎英国家家都订报纸,很多家庭还不止订一份。早晨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到门外取报纸。

俗称红头报纸的小报,至今每天仍有700万人在阅读。英国报纸长期来形成了固定的读者群,以至于英国电视剧中曾经这样调侃英国报纸:《每日镜报》的读者自以为他们在管理这个国家;《卫报》的读者认为他们应该管理这个国家;《泰晤士报》的读者是的确在管理这个国家;《每日邮报》的读者是国家管理者的老婆;《金融时报》的读者“拥有”这个国家;《每日电讯报》的读者是曾经管理过国家的人;而《太阳报》的读者根本不在乎谁管理国家,只要“三版女郎的胸部够丰满就行!”虽是戏谑之词,也可看出各家报纸独特的读者群体。

即使从2007年起,英国的报纸发行量大都出现下降,但报纸的市场基础还在,继续有一定数量的读者群保留着阅读报纸的习惯,使报纸市场的萎缩速度比其他国家要缓慢。

在参观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报纸印刷厂时,英国同行介绍说:这个默多克旗下的、投资10亿美元、占地23个足球场大、年用新闻纸30万吨的印刷厂,是2007报纸市场开始走下坡路时建造的。默多克是一个非常聪明和精明的人,如果报纸没有未来,他怎么会作这样大的投入?

每家报社背后都有大集团支撑,办报更多是为了政治影响力,而非单纯地为经济赢利。不管是承受心理,还是实力都能积极应对纸媒市场下滑的现状。英国报纸的发展,先是报纸在商业上取得成功,然后报纸又具备了政治影响力,吸引大家族和大财团参与办报,首先不仅是为了赢利,更多的是为了政治影响力。事实上好多大集团通过报纸扩大自己对社会的影响。英国媒体人认为,默多克到英国来收购报纸,主要是为了扩大他在英国和世界上的影响。有人说报纸在默多克手中是微不足道的,他不指望报纸赚钱。

目前正在发生的转变是媒体产业最根本的商业模式的重构。它是系统化和结构性的变革。在过去的10年中,互联网广告收入的综合总数不足以弥补纸质广告流失的年平均值。以卫报为例,每天发行20万份,1.4亿英镑年广告收入,平均每个用户价值700英镑,卫报网络版在线读者4000万,年广告收入5600万英镑,平均每个用户价值1.4英镑。

由于报纸背后有大财团支撑,就不在乎一时一处的盈亏。媒体集团在更大范围内调度资金,统筹发展。2013年英国传统报纸广告下降4亿,网络版报纸收费增收1亿,还有3亿亏损由其他途径填补。每日邮报在报纸连续滑坡的情况下,制定长远发展规划,去年投资1.35亿英镑用于内容生产。报社还兼做专业数据分析、达瓦斯之类的大型活动策划,挣来的钱用于贴补报纸的亏损。卫报纸媒每月亏损100万,但卫报的网络版非常成功,通过其他收入弥补报纸的缺口。

而我国被视作舆论主阵地的报纸,又被列为新闻文化产业中创收的主力军,恨不能一夜之间提升其在GDP中的占比,以这种心态去经营正经受新媒体冲击、正在转型中的报纸,所以对于报纸市场的萎缩我们就难以作出大手笔的战略应对。

报网互动、新老媒体融合的成功实践和良好的实效,报纸生产实现了初步的转型。这是让英国报人真正对报纸前景心感乐观的主要原因。在英国现已没有一份过去意义上的、单纯报纸了,报纸已和电视、网络融合在一起了。从2007年全英报纸出现下滑趋势,英国报业就意识到报纸要转型。

报纸的转型是先从报纸从业人员“洗脑”开始的,对原有的报纸从业人员进行培训,转换思想,以适应新媒体时代的需要。使一大批采编人员掌握了多媒体新闻采编技能,培养出一批具有新的理念、能熟练操作新媒体的数字版编辑。两年前,泰晤士报实施“新闻360计划”,从工作到文化,从纸媒到多媒体生产,重新设计新闻生产架构和流程。在新媒体发展的初始阶段,须有三个采编团队分别对应报纸、网络和移动终端的三种媒体,而现在一套意大利产的系统平台对应三个媒体,一个产品可放到多个媒体平台上。媒体增加了,报社的采编人员数量并没有增加,人员工资也没增加,但采编人员的工作量增加了,不但要做平面的内容,还得做网络和移动终端的视频、音频内容。英国同行在解释这种现象时说,人总得有点理想和精神的。对比之下,联想到国内业内职业精神的萎糜现象,令人担忧。

前几年,我国报业在上新媒体项目时,有些媒体单位虽有了新媒体,但生产流程和环节还是沿用传统媒体的,没能发挥出新媒体的真正效应。在全英率先实行数字报纸付费阅读的泰晤士报设计新媒体的生产流程时,完全是全天候的,确保24小时的滚动播出。

每日电讯报的编辑部办公室也设计成与新媒体生产相符合的格局:在偌大的工作平面中间是像太阳一样的值班总编辑的桌子,向四周呈放射状的长桌上分别坐着各条线和板块的采编人员,而坐在长桌最靠近值班总编辑桌子的是各条线和板块的负责人,或者叫主编。这样,值班总编与各条线、板块商量工作很方便,且值班总编随时能听到各条线和板块上的议论,当场作出采编和刊播的决定。在大工作平面的墙上悬挂着好多大屏幕,正在播放着发生在各地的电视新闻。这种工作环境跳动着令人刺激的快节奏,撩动着人内心的职业兴奋感。

与适应新媒体时代的新闻生产流程再造已完成一样,一套套行之有效的新媒体市场营销模式已在各大报社成熟运行。付费订阅网络版确实带来了稳定的收入,但是获取和维系这些订阅用户成本高昂,并且要想以此填补纸质媒体广告的流失并实现利润增长,数字阅读订户必须达到更可观的数量。英国报纸同行正在为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怎么实现产业价值和盈利作着积极的探索。

在英国对转型后报纸新的考量体系已经形成,市场接纳纸媒加新媒体的整体传播效果。不像我国在说报纸的发行量时并不包括报纸所办新媒体的受众数,英国是把新老媒体的影响力叠加在一起来评估一家报社的影响效果的。有人认为,新媒体的出现并没有完全夺走传统媒体的受众,相反受众的总数是在增加的。有44%的受众,不仅是关注报纸,还通过各种媒体平台吸收新闻信息,在不同时段变换不同的终端接纳信息。一个人从早晨起床后去上班,然后下班回家,经历着用手机(上班途中)——电脑(办公室)——手机(下班途中)——平板电脑(家中)阅读新闻的过程。

统计数据反映:在英国80%的女性、72%的男性喜欢晚上在床上用平板电脑阅读新闻。平板电脑有更高的视觉体验,屏幕与传统报纸的版面更接近,所以很受人欢迎。而报纸拿在手中很有质感,阅读方便,因此仍为一定数量的人喜欢。手机移动性强,使用方便。有人预测,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是会以纸媒加数字媒体的多媒体形式存在。

每日邮报统计的数据,在该报网络版每月访问量1.3亿中,手机登录网站的占46%。有人认为,手机是最终的终端,终究有一天,不是我带手机,而是手机带我。有人预测,到2020年,手机媒体的内容会更好,会有75%的人认为手机广告把他们领引去消费,有40%的人会在手机上直接下单。

英国同行相信,人类接受报纸用了100年,接受互联网用了几年,接受手机只用了几天。但不管媒体发展到什么程度,加强核心竞争力,提供有效好看的内容才是王道。

英国同行断言,对目前无序的互联网可能会出台管理政策,会有管制,未来对网络管制产生影响的,不是政府,而会是广告商。